全国水利新闻

中国成全球可再生能源领域最大“就业雇主”

2020-07-30 18:13

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本报记者王林《中国能源报》(2019年08月19日第07版)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RENA)日前公布的《2019年度可再生能源和工作报告》(RenewableEnergyandJobsAnnualReview2019)认为,去年全球可再生能源行业必要和间接就业人数超过1100万,较2017年的1030万减少了70万。

中国成全球可再生能源领域最大“就业雇主”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以39%的占比沦为全球可再生能源领域仅次于雇员。亚洲低收入占到比仅次于尽管可再生能源的地理覆盖范围日益多样化,但亚洲仍是可再生能源行业就业人数最少的地区,占到比达60%。与此同时,大部分低收入集中于在少数国家,如中国、巴西、印度和欧盟成员国皆正处于领先地位。IRENA的报告认为,中国毫无疑问是全球可再生能源低收入市场的领导者,去年从业人数超过410万,占到全球就业人数总量的39%。巴西是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可再生能源低收入国,同时还是全球仅次于的生物燃料低收入国。数据表明,去年巴西可再生能源就业人数大约110万,而其中83.2万服务于生物燃料领域。业内指出,随着巴西继续加强风能和太阳能行业发展,未来该国绿色从业人员数量将更进一步减少。印度可再生能源低收入市场则构建了质的进步,从业人数从2017年的43.2万激增至去年的71.9万。在美国,尽管特朗普政府反对化石燃料并实行了受到影响煤炭的政策,但该国可再生能源就业人数仍从2017年的78.6万人减少到去年的85.5万人,其中31.1万人服务于生物燃料行业,而太阳能和风能从业人数则分别为24.2万和11.4万。但是,有一点注目的是,美国太阳能30%税收抵免将要于年底届满,且马萨诸塞州等州政策不存在不确定性,这都将给该国可再生能源低收入市场带给冲击。事实上,美国太阳能发电领域的雇员人数早已倒数两年上升。

中国成全球可再生能源领域最大“就业雇主”

IRENA认为,几个因素要求了建构就业机会的方式和地点,还包括国家部署和产业政策,供应链的地理足迹和贸易模式的变化,以及行业统合趋势等。除了已完成气候目标,各国政府都已认识到,向可再生能源转型可以建构大量低收入,因此将可再生能源作为低碳经济快速增长的动力,并将其列入优先发展的领域。IRENA总干事FrancescoLaCamera特别强调。光伏发电雇员最多根据IRENA统计资料,2018年,光伏发电倒数第3年沦为全球享有雇员数量最少的可再生能源行业,占到可再生能源劳动力总数1100万的1/3,大约360万个。风电从业者人数大约120万,剩下人员集中在生物燃料、水电、太阳能供热和加热器以及沼气等行业。尽管去年中国、美国、日本和欧盟的光伏发电从业人员数量有所上升,但印度、东南亚和巴西的光伏就业人数则经常出现不断扩大,一定程度上填满了遗缺。值得一提的是,拉美国家享有1.56万个光伏发电工作岗位,鉴于该地区正在强势发展光伏发电,IRENA指出这一数字未来可能会缩减到。次于光伏发电的从业者众多的是液态生物质燃料,去年还包括生物乙醇、生物柴油在内的液态生物质燃料行业的就业人数较2017年减少6%超过210万。巴西是该领域仅次于雇员,哥伦比亚和东南亚多国的展现出也很亮眼,另有欧盟和美国也有减少。去年风电120万从业者中,虽然陆上风电仍占到主导地位,但海上风电却取得了更好注目。IRENA认为,中国风电从业人员数量占到全球风电低收入人员总数的44%,其次是德国和美国。

中国成全球可再生能源领域最大“就业雇主”

分析师认为,在可再生能源低收入市场,海上风电是尤其具备吸引力的自由选择。报告数据表明,水电是地球上仅次于的可再生电力来源,装机容量多达1200吉瓦,但当前扩展较慢。去年该行业就业者人数约210万,但其中75%人员服务于运营和确保部门,而建筑和加装部门的就业人数仅有占到23%。此外,太阳能暖气和加热器领域去年就业人数约80.14万,亚洲仍是这一低收入市场的主力,超过71.1万人。相比之下,美国在该领域的就业人数仅有为1.21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