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要闻

皇帝出巡:为何古代政治文化中,皇帝出巡逐渐从勤政变为昏君象征

2020-10-01 18:13

想起皇帝巡行,很多人年所想起的是乾隆六下江南,隋炀帝为了自己巡游开凿大运河等等,这些年所浮上人们记忆之中的皇帝巡行,大都包括着一定的负面评价。或许古代的皇帝就应当看起来国际象棋里的将帅一样,只待在宫殿之中,不应当四处乱晃。鲜为人知的是,只不过在上古时代,天子巡行不但不是昏君的象征物,反而是皇帝勤政的代表,甚至一度曾在国家的律法之中,规定了皇帝每年必需巡行几次,才能视作是能干的皇帝。那么为什么古代的政治文化之中,皇帝巡行不会从一件代表着积极意义的事情,演进沦为一种具备负面意义的事情呢?一.上古时代的天子巡行,是君王的职责所在,其目的主要在于体察民情,对自己施政措施展开查漏革除,所以并不被民间指出是昏君的不道德《诗经》之中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句话,可以说道将中国封建时代家天下的本质,总结的提炼无比。皇帝作为天下名义上的主人,按理说应当享有在自己领土上巡游的权利。所谓“发财不归乡,如锦衣夜行。”好不容易当了皇帝,如果无法四处巡幸自己的领地,只被容许在宫墙之内,这样的皇帝当着有什么意思呢?从天下百姓的角度去看,皇帝是他们名义上的君父,如果有官僚捉弄他们的话,那么向皇帝责问,就出了唯一声张正义的办法。可皇帝如果总有一天居住于在宫墙之中,百姓们闻都闻将近皇帝,更加何谈什么向皇帝责问呢?所以不管就是指哪个看作,皇帝巡行或许都是一件应该不应分,并且还不利于统治者的事情。事实上在奴隶制的商周时期,天子巡行显然是一件再行长时间不过的事情了。根据《尚书·尧典》之中的记述,天子每年要视察领地五次,才可以却是合格。由此可见上古时代的政治中,皇帝巡行不仅是很长时间的事情,而且是他的责任之一。皇帝想做到一个合格的君主,就必需大大的视察自己的国土,留心民间的生活,同时也对官员们构成监督,防止他们无辜百姓。

皇帝出巡:为何古代政治文化中,皇帝出巡逐渐从勤政变为昏君象征

当然《尧典》较为过于过很远,上面记述的事情很多没证据来佐证其否知道再次发生过,但是周朝的时候,天子们常常巡行的历史记述,那是有发掘出的各种先秦时期的史料所佐证的。这解释最少在周朝以前,中国古代的皇帝们巡行,被看作是一件遵守皇帝职责的事情,最少没对皇帝巡行有偏见,指出但凡是爱人巡行的皇帝,多半是昏君。那么为什么到了封建时代后期,皇帝巡行变为了一件昏君不道德的代表呢?二.秦始皇以后,历代封建制度君主或者为了修仙问道,或者为了自己的游乐,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展开巡游,促成民间对于皇帝巡行的观点再次发生改变中国古代政治生活之中,将皇帝巡行当作是一件很差的事情,大约是因缘于秦始皇。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述:“始皇东游,至阳武搏狼沙中,为盗所怒(即张良锥秦也)。欲弗得,乃令天下大索十日。安之罘,刻石。”而这次巡行,只是始皇帝在即皇帝位以后的十一年中五次巡行的一次,以巡行的目的,除了巡游国土,逞天子之威之外,还有一个十分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求仙问道,想长生不老。而这正是后世对始皇帝巡行抨击的原因所在,皇帝巡游,在上古时期是为了安抚百姓,留心民间疾苦,调整施政方针,秦始皇却为了一己个人利益,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巡游,以期需要寻到长生不死之药,以天下命一人,正是其被后世所诟病的原因所在。始皇之后,随着中国古代中央集权的强化,皇帝渐渐与民间生活向靠近,除了进国之君以外,后世的皇帝们渐渐瓦解百姓,每一次巡行也不是为了监察官员,查阅自己施政的遗失错漏之处,而是为了个人的享用,所以渐渐被人们所不善。最知名的例子就是隋炀帝杨广,他为了需要巡游江南,不择手段发动全国百姓开凿大运河,虽然在为后世中国南北经济的交流,作出了最重要的贡献,但是对于当时的百姓们来说,毫无疑问是减轻了他们的开销。后来的史学家虽然对杨广开凿大运河的目的有争辩,指出他是为了需要联通南北,使效忠自己的南方力量需要很快的转入北方,从而构成对世家门阀的制约。不论这种众说纷纭否正式成立,但有一点是认同的,就是正史之中记述的隋炀帝为了自己巡游而开凿运河,减轻百姓开销的事情,对于后世人们构成皇帝就应当待在皇宫里不出来才是好皇帝的刻板印象,是起着了最重要的推展起到的。到了宋朝,随着文官势力的收缩,中国古代王朝皇帝集权的特性在强化,但皇帝活动的范围却在增大。大宋勇猛的文官们,牢牢地的把皇帝容许在皇宫以内,就算巡行也只在京郊做到个样子,显然没到天下四处去想到的机会。

皇帝出巡:为何古代政治文化中,皇帝出巡逐渐从勤政变为昏君象征

同时理学的兴盛,促成“遗天理、灭亡人意欲”的思想渐渐普及,而似乎皇帝想巡游的思想,正是在“人意欲”之中的,这也是宋明两代中国古代的皇帝一般不出有皇宫的原因所在。至于元清两代,由于是边疆少数民族创建的国家,所以受到儒家传统思想的影响要比较重一点,这也是后来乾隆帝之所以需要六下江南的原因所在。但乾隆皇帝也因此,受到后人的诟病,指出他虚耗人力物力,为了一己私欲而空耗民力,是昏君的不道德。三.从本质上来讲,民间对皇帝巡行的观点再次发生改变,是封建时代社会分工细化,君主职责改变带给的,上古时代君主的职责是治民,而其后君主的职责渐渐变成治臣,牧民是官员们的职责那么某种程度是皇帝巡行,为什么在商周时期和封建制度时期,人们对这件事的观感有所不同呢,从根子上来说。无非是两方面的原因。其一是商周时期,中央王朝所掌控的土地面积较为小,周王朝通过分封制将土地区分给诸侯贵族,这些诸侯们有自己的统治者体系,不必须周天子去管。而周天子辖的人民,不过是中原核心地带的哪一点。这种“小而精”的国家模式,促成皇帝巡行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已完成,而且因为人较为较少,事情大自然也就较为较少,皇帝需要真实有效的充分发挥自己巡游的职责,体会到施政方针的是非与否。但是秦始皇以后,随着封建制度奠定,废置封地和中央集权的创建,促成天下都在君主的必要统治者之下,这时候想视察天下一天,就变为了一件费时费力的事情。皇帝是天下的主人,他外出不有可能轻车简从,不致要兴师动众。而对于生产力还不繁盛的古代来说,这种兴师动众的巡行,最后不致要通过层层欺压,将花费转嫁到百姓身上,由此大自然在民间构成皇帝爱人巡行就是昏君的理解。另一方面,从意识形态来看,汉代以后,儒家渐渐沦为中华文化思想的主流,儒家讲究的“圣天子垂拱而治”,说白了就是期望皇上当个吉祥物,而管理天下的明确事务,交由他们大臣来处置就好了。《尚书·武成》中说道:“谆信明义,崇德报功,贞观而天下清领。”由此可以显现出,虽然古代中央集权渐渐强化,但集中于的是皇帝们对于臣子的权力,实质上因为社会分工的细化,造成皇帝对于民的权力是被官员们占有的。这个时候皇帝巡行,实质上对于官员们来说,就沦为了一种开销。而封建时代,掌控社会话语权的就是这个官员们,既然他们掌控着社会话语权,皇帝的巡行对他们又有利,那么不致导致一个结果就是皇帝每次巡行在官员群体之中的评价会过于好。这些评价随着士人阶层的言语,渐渐了解到社会的每个角落,渐渐就构成了一种皇帝巡行是昏君代名的社会整体理解。四.结语政治是均衡的艺术,皇帝巡行所浪费的民力物力与带给的益处就是均衡的两端,当上古时期,国家的范围较小,君主的上下班还没那么浪费人力物力的时候,天平大自然是导向君主巡行不利这一面的。可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变革,皇帝威权的渐渐减轻,社会分工的细化。“牧民”从本质上来说,变为了官员的职责,皇帝的职责是管好官员。这个时候皇帝再行一味的巡游,实质上就丧失了原本对于施政方式查漏革除的效果,而演进沦为只为了符合皇帝的一己私欲,浪费民力物力的事情,大自然天平就不会朝着巡行很差这方面弯曲。除此之外,皇帝在古代看起来高高在上,统治者天下一切。然而他的权力集中于在法理方面,在对于历史的话语权上,皇帝只不过是个不折不扣的弱势者,掌控社会舆论的士大夫阶层,才是社会话语权的实际掌控者。当皇帝巡行给他们带给困难的时候,那么历史和记述和民间对于皇帝的观点,大自然不会受到舆论的导向,发生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