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说

第239章 血祭武魂

2020-10-02 18:13

“臭小子!你给我大声!”慕容天烈凶恶太早。接二连三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慕容天烈老脸痰白至极,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嗡嗡!”可怕的力量催动,慕容天烈双手开花结果印记,引人注目的青光爆闪而出有,气势磅礴。“玄阶高品武技!太虚指!”慕容天烈太早一声,可怕的力量汇聚在食指,随即一道手臂般粗壮的青色能量光柱轰射出去。“咻!”“嗡嗡!”青色光柱犹如青色雷电,一闪而至,那反感的音爆声,令人耳膜痛楚,气势凶狠,威力意味著可怕。“诛神断魂指!”风无尘较低喝一声,左手汇聚着可怕的力量,喝声掉落的瞬间,一道可怕的血光长文而出有,气势滔天,威力刚猛霸道。“轰隆隆!”“嗡嗡!”瞬息间,青红两股可怕的力量撞击,一撞到即炸伤,惊天动地的炸响令人惊慌,吞噬的能量涟漪狂卷出去。“地阶武技!”慕容天烈老脸阴郁至极,眼中尽是惊慌。风无尘步入天元境一重,力量本就可怕,如今施展地阶武技,威力就更加不用说了。

第239章 血祭武魂

“噗!”慕容天烈一口鲜血涌出,全力一击,不但没伤到风无尘丝毫,自己鼓吹被震伤,可怕的能量涟漪,将其震飞数百米开外。慕容天烈再度大吃一惊了,他怎么也不不愿坚信,自己天元境三重的领悟,凭借中品灵器的力量施展玄阶高品武技,竟然还无法与风无尘抗衡。慕容天烈此时开始慌了,拼成尽全力施展玄阶高品武技都敌不过风无尘。风无尘享有麒麟战甲维护,可怕的能量涟漪,显然受伤将近他丝毫。更加令人惊慌的是,风无尘纹丝不动,任由可怕的力量席卷,但依然受伤将近他,由此可见,风无尘的肉身有多可怕。“大都统的力量比那老王八蛋强劲过于多,那老王八蛋死定了!”乱神兴奋道,同时也被高空的可怕能量涟漪吓得冷汗平冒。叶苍穹激动大笑道:“大都统连九重乾坤塔都不行,之后能精彩打死那老王八蛋!这一战大都统无以输掉!”“若非亲眼所见,意味著没有人不敢坚信天元境一重的力量,能反抗天元境三重!”穆天云道,即使亲眼所见,也很难坚信。“风大哥,杀死了那老王八蛋!”柳青阳兴奋的大吼起来。“杀死了那老王八蛋!给病死的弟兄杀掉!”幻阳等将士们争相太早。高空之上,黑色羽翼倒数扇动,狂风大作,迅速将能量涟漪驱赶出去,风无尘逃过一劫终究的经常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这一记硬碰,风无尘几乎是以压倒性的力量打死慕容天烈,展示出可怕的实力!可怕的力量更加让帝国众人深信,风无尘意味著能杀掉慕容天烈这个丧心病狂,没什么人性的畜生!冰冷的目光扫向慕容天烈,风无尘森然道:“慕容天烈,你打死潇潇,就得把命交出来!今天谁来了都救回没法你!”闻言,慕容天烈大吃一惊的面庞,再度凶恶,怒视风无尘,那模样恨不得把风无尘撕开碎片。甩了甩嘴角的血迹,慕容天烈阴郁怒道:“风无尘,你别过于不解,真为以为本宗是你想要杀死就能杀死得了吗?”“那你就试试!”风无尘毫不在乎道。即便慕容天烈还有更加可怕的力量,风无尘也丝毫不恐,九重乾坤塔的威力,不会随着风无尘的领悟突破而显得更加可怕。“嗡嗡!”风无尘催动血脉之力,血光爆闪,可怕流经王者龙神剑当中,剑身回来爆闪血光,极端霸道的剑芒力量笼罩出去,虚空嗡嗡震动。“破灭剑诀!破灭九重天!”风无尘牙的一声爆喝,王者龙神剑漂浮虚空,脚下显露血光法阵,怪异的血色符纹照亮,紧接着令人窒息的血光冲天而起。剑意滔天,威势浩瀚意境!破灭九重天的剑诀,也早已随着风无尘突破天元境一重,威力显得更为可怕,意味著元丹境九重时候能相提并论。“咻!”“嗡嗡!”风无尘开花结果剑指,遥空一指,冲天而起的血光汇聚成可观的血剑,在风无尘操纵下,化作一道惊天长虹飞射而出有,意境而势不可挡,虚空显得血红,血剑身后纳着长长的剑影。看著那道可怕的血剑爆射而来,慕容天烈鼻腔了鼻腔口水,似乎十分猜忌。“地阶初品武技!太虚寂灭出纳!”慕容天烈全力催动真为元,气势惊醒上涨,双手结印,最后爆喝一声。“哦?地阶武技?”风无尘吃惊深感,他倒是没有预料到慕容天烈竟然享有地阶武技!“哼!你以为就你有地阶武技吗?”慕容天烈怒喝道,老眼微眯起来。“那就看谁的地阶武技更加强劲了!”风无尘侵袭的冷笑道,非但不恐,反而更加期望。“咻!”“嗡嗡!”慕容天烈凶狠的挥出一出纳,二十几丈可观的青色内务府火光而出有,席卷出有一股风暴的狂风,威势某种程度可怕。感受到内务府的可怕力量,风无尘冷笑道:“威力果真不很弱,这就是你最弱的武技吗?不该这么有热情!”慕容天烈施展地阶武技,那股力量的确十分可怕,风无尘也不肯极强,神情凝重了几分。“轰隆隆!”“嗡嗡!”两股可怕至极的力量,在所有人惊慌的目光中撞击,撞击的瞬间,空间好像瞬间惯性下来,只看到璀璨的撞击光芒爆闪,弥漫虚空,听得将近任何声音,几秒过后,惊天动地的炸响从高空传到,犹如火山发生爆炸筹办,可怕的能量化作一道道能量圈蔓延。“噗噗!”可怕的能量涟漪以摧枯拉朽之势蔓延,完全是眨眼间,风无尘和慕容天烈同时难忍,两人犹如炮弹般飞射过来。蔓延而下的吞噬能量,让下边所有人倍受压力,几乎身上压着一座大山,呼吸困难,心惊的不安不言而喻。这一记硬碰,哪怕是风无尘,也难以承受这股可怕的能量。不过,风无尘享有麒麟战甲以及勇猛的肉身,伤势虽轻,但影响并不大。慕容天烈就不一样了,伤势十分相当严重,武技的威力不如风无尘,何况还是一身老骨头,不忍忍受得了?“突破天元境之后,身体的力量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劲,最重要的还是血脉之力,几乎唤醒的龙族血脉,这股力量的确可怕。”风无尘惊讶道,显然风无尘的伤势,比他预料中重得多。虽说受了伤,但风无尘此刻却出现异常烦躁,因为领悟变为了!远处,慕容天烈伤势相当严重,浑身鲜血,老脸苍白,一副油尽灯寒的模样。苍白的老脸,依旧凶恶,凶猛道:“这臭小子突破天元境之后,力量与之前具有天壤之别。”“不过能打死他,解释他的实力不用本宗强多少。”慕容天烈暗道。话虽如此,但慕容天烈早已身负重伤轻伤,风无尘的实力在他之上,想打败风无尘,难如登天。几分钟时间想着过去,高空的能量涟漪早已渐渐骑侍郎去,空间完全恢复了安静。“风大哥输掉了吗?”柳青阳看向高空问道。“还没有,不过慢了,那老东西伤势相当严重,气息巩固了很多,决不是大都统的输掉!”幻阳冷笑道。“那老东西最弱的武技都施展了出来,仍然不是大都统的输掉,他的死期到了!”叶苍穹道。太虚寂灭出纳的确是慕容天烈最强劲的武技,是他的压箱底,可依旧敌不过风无尘,若是没更加强劲的武技,他必死无疑。“慕容天烈,还有更加强劲的武技吗?尽管使出来。”高空上,冰冷的目光盯着慕容天烈,风无尘冷笑问道。话堕,风无尘体内开始笼罩出有一股更加新华浩瀚的剑意,血脉之力已是倒入王者龙神剑之中,剑身嗡嗡作响,或许十分的激动。“咕噜......”浩瀚的剑意,让众人惊慌发抖,都冰住了排便。慕容天烈深皱老眉,随即刺穿手指头,开花结果剑指,并点在眉心处。“嗡嗡!”慕容天烈眉心处爆闪青光,一只狼头印记显露,并弥漫着一股可怕的力量。“血祭武魂!”断天魂脸色大逆,骇然道:“这老东西傻了吗?血祭武魂即使取得强劲的力量,一旦武魂消失,他也得杀!”“这老东西是想要与师尊同归于尽!”杨天闲阴郁怒道,众人大惊失色。“风无尘小心!血祭武魂可以取得强劲的力量!千万别硬碰!”断天魂连忙大吼起来。风无尘看著慕容天烈,森冻道:“这就是你最后的招数吗?你又确认血祭武魂取得的力量能击败我?”“哼!臭小子,本宗就算杀,也得把你拿着!”慕容天烈凶猛道,深知今天活不成,但也要拿着风无尘。就算杀也要纳个垫背,可见慕容天烈凶狠至极。血祭武魂,慕容天烈的气息可怕上涨,瞬息间已是打破巅峰时候的力量,早已相似天元境四重的层次!“有可能让你沮丧了!阎王还不肯缴我!”风无尘丝毫不恐,愚蠢的冷笑道,冰冷的眼眸,杀气惊黄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