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说

唐朝兴衰巨变中的宰相政治

2020-10-05 18:13

唐玄宗一朝,名互为人才辈出:姚崇、宋璟、张嘉贞、张说、张九龄、李林甫、杨国忠。

唐朝兴衰巨变中的宰相政治

无论他们是贤还是奸,他们都和唐玄宗的治国理念有关。值得一提的是,正是由于宰相人选从李林甫到杨国忠的改变,为唐朝盛衰之逆祸根了伏笔。群相集议变居多互为专制唐朝中央政府从创建以来,仍然实施隋朝的三省六部制,中书出令、门下封驳、尚书继续执行,三省互相配合、相互抵挡,联合包含宰相职权。三省长官为天然宰相,而皇帝指派的其他官员参予大政方针辩论,他们也是宰相。这就造成了宰相洪水泛滥的局面,最少的时候,宰相有19人。到唐玄宗时,开始容许宰相的人数,一般来说两到三人,而且宰相开始分主次。以前宰相开始议政时,很多人人浮于事,争论不休,而在唐玄宗的许可下,姚崇、宋璟、张嘉贞、张说都出了专权的宰相。唐玄宗特别强调效率和手段,所以,他在用人上不是以德为主要的考量,而是更加侧重才。虽然产生了一批挥霍之臣,但正是通过他们的希望,朝廷才以求反对频密的对外战争,以及长安城日益可观的开支。唐玄宗后期的时候,对于烦琐的政务没过于大的兴趣,而是集权于自己信任的、能力超群的大臣,无论是宰相制度的改革,还是节度使渐渐演进为一方诸侯,都是这种思路的反映。这也是李林甫以求专权19年的背景。李林甫不只不会巴结巴结李林甫是唐皇室的远亲,在人们印象中,李林甫除了为人阴险阴险,口蜜腹剑之外,还有就是常常因为读书错字、写错字而闹笑话,被称作“别字宰相”。或许李林甫的文学学识显然不低,但作为皇族名门,他从小认同还是拒绝接受过较好的教育的,就是指基层一步一步缴上来的。否则,就靠不会巴结巴结,难道还是很难转入唐玄宗法眼的。李林甫的才能首先展现出在他能看穿当时政治、经济及军事形势的变化,并适应环境新形势,推展了主持人了唐玄宗掌权后期一系列政治调整和制度改革。李林甫在宰相方位上一干就是19年,与之比起,姚崇、宋璟都只是分别腊了三年两个月,特一起还将近开元29个年头的1/4,所以,指出开元之清领仅有靠这两位好宰相是不符合事实的,开元盛世,认同也有李林甫的一份功劳。李林甫对首创盛世军功,但他还是一个老谋深算的政客,极为贪念权力。他自知,只要老是好了皇帝一人,就可以大权独揽,所以,他不会处心积虑去猜测皇帝内心,凡是有权势的宦官,以及唐玄宗宠幸的妃子,他都竭力巴结,为他通风报信。所以,每次宰相会议辩论问题,他总能明确提出让皇帝称心如意的方案。再行再加他出众的政治才能,不知不觉间,便成了唐玄宗的心腹。李林甫虽然长年专权,但唐玄宗却丝毫不感觉到有威胁。因为实质上,李林甫是扮演着皇帝秘书的角色,其专权的意义是君主独裁制通过宰相专权的形式来传达而已。但在当时的宰相中,只有李林甫做了这一点。不怕当今天子,只怕李相公安史之乱愈演愈烈后,唐玄宗逃亡到四川,在与大臣们议论历任宰相时,就指出李林甫嫉贤妒能,但是,唐玄宗之所以顺位李林甫是因为他办事缜密,纲纪清廉,他虽然弄权,但总还是有些章法,他擅于巴结,却不毁坏法度。安禄山与唐玄宗和杨贵妃打成一片,君臣变为了玩伴,大自然把满朝文武都不放在眼里。但是,朝堂中却有一个人让他发散起浑身的狂傲,俯首帖耳,毕恭毕敬,这个人就是李林甫。一开始,安禄山并不把李林甫放在眼里,态度刻薄。李林甫在和安禄山一起上朝时,蓄意叫来当时的权臣王鉷回答事,王鉷对李林甫趋拜恭敬,形如仆从,安禄山闻了忽然紧张不安,不由自主地对李林甫恭谨一起。李林甫看到安禄山态度改变,这才不怒自威的对安禄山说:“皇上虽春秋已低,但宰相不杨家。”安禄山听得了李林甫的话,心中深惧。李林甫的阴险多达安禄山,每次与安禄山谈话,都能再行中奖安禄山的心思,往往不经意间一语道破,令其安禄山又怒又赞叹。对于这个只按制度办事又能明察秋毫、手段老辣的当朝宰相,安禄山告诉,对付皇帝的那一套都不管用,所以,只要李林甫开口说出,虽然在寒冬,安禄山也不免大汗淋漓。安禄山曾对疏远之人说道:“我安禄山出生入死,天不怕,地不怕,当今天子我也不怕,只是惧怕李相公。”安禄山人在范阳时,中秋节为首人向朝廷诏事,之后叮嘱问候李林甫。奏事之人从长安回去,所问的第一句话不是别的,而是问:“十郎说道了些什么?”听闻李林甫说道他的磕头,就非常高兴。若要说他的坏话,不免就要紧绷万分。一代权相过渡给市井无赖由于开元之治,天下相安无事,唐玄宗拒绝接受了李林甫的建议,官员只必须上半天班,并两次命令让官员们乐趣的游玩道家。唐玄宗在局势稳定之后很快南北奢侈,丧失了星舰的精神,就离衰微不远处了。在刚登基的时候,唐玄宗落成了很多直言纳谏之人,一旦他意志消靡,就不会有人向他谏言,他本人也乐意拒绝接受;但到了后期,对于逆耳之言就更加发脾气,甚至对翰林学士进了杀戒。李林甫也纵容唐玄宗及时放纵,对翰林学士们明确提出了知名的“马料论”,就是说做到臣下的,不要那么多嘴多舌,没有闻那些仪仗马吗?一言不发却享用三品的马料,而叫一声就被荒废不必,到那时候,愧疚都马上了。李林甫主政时,可以玩弄权术,可以威慑安禄山不肯乱来,可是李林甫杀了呢?天宝十一年十一月,病重卧床的李林甫对前来看望的杨国忠说道:“林甫杀矣,公必为互为,以后世累官公。”代替李林甫的杨国忠是杨贵妃的哥哥,外戚名门,具有会垮台的护身符,是典型的市井无赖、政治暴发户。李林甫有其阴险阴险的一面,但他对大唐还算数忠心耿耿。李林甫是政客,虽然怕,但有章法;而杨国忠是流氓,怕的无边无际。某种程度是解决问题财政问题,李林甫通过制度革新,而杨国忠只告诉掠夺。李林甫霸道,却确保制度,杨国忠专权,毕竟以毁坏制度为代价。安禄山以奉诏讨贼名为揭露安史之乱李林甫病死之后,安禄山颇受唐玄宗恩宠,握重兵。杨国忠告诉安禄山会甘居其下,但他又没李林甫恩威并施的政治手腕,而是一味的想除之而后快,结果两人的对立很快加剧。杨国忠多次在唐玄宗面前说道安禄山有放纵的迹象,但他没李林甫那种可以搜集政敌罪状到骇人听闻,然后一击必杀的能力。他建议唐玄宗谒见安禄山,试探其否忠心,结果安禄山却出乎意料他的意料,狂奔入京,让杨国忠十分尴尬。唐玄宗想调安禄山入朝为互为,杨国忠又以安禄山不识字为由阻扰,但只不过,这是调虎离山的最佳机会。杨国忠不时的压制安禄山在朝廷中的盟友,却无法对安禄山的军事实力导致受损,反而打草惊蛇。屡次计策都不成,杨国忠竟然让京兆尹府围困安禄山在京城的住宅,并被捕了其门客,送往御史台绞死。告诉消息的安禄山大自然开始紧锣密鼓的谋划叛变。不顾一切唐玄宗沉浸于歌舞升平的奢侈生活中时,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初九,安禄山以奉诏征讨逆贼杨国忠名为,在范阳起兵叛变,揭露了长约八年的安史之乱,盛唐开始由盛转衰微。